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迎评工作 >> 相关资料 >> 文章内容
[日期:2011-07-1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发布人:张志峰 袁 泉 朱建华   阅读:1920次[字体: ]

上半年,10余所独立学院集体脱离母体校,变身民办高校

独立学院为何真“独立”(独立学院向左走向右走①)

张志峰 袁 泉 朱建华

《人民日报》(2011年07月13日 12版)

                            蔡华伟绘

    规模达300余所,就读本科生数量占全国近1/5。经历10余年的发展,如今的独立学院已蔚为壮观。有人惊呼,独立学院走过了公办高校走了30年的路,更让民办高校望尘莫及。

  这样的发展速度,得益于独立学院借公办高校之名、行民办高校之实。但同时,教育公益性和资本逐利性的冲突,也在独立学院身上显得异常尖锐,风波频出。独立学院已然走到了岔路口。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今年上半年,10余所独立学院选择了集体“出走”,变身为民办高校。但更多的学院选择继续“留守”。无论是走或留,他们的选择仍需接受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本版今起推出系列报道“独立学院·向左走向右走”,试图寻找独立学院发展之路上的指向牌。

  ——编  者

  阅读提示

  日前,华中科技大学应届毕业生闹出的风波,再次将独立学院推到媒体的风口浪尖。

  在公办与民办之间的夹心层中游走,独立学院长期遭遇身份尴尬。今年上半年,教育部一纸文书,10多所独立学院选择“出走”,变身为民办高校。

  为何要真“独立”,“独立”之后怎么办……这些问题摆在了独立学院面前。

  “他们凭什么拿我们学校的学位证?!”连日来,华中科技大学2011届毕业生的不满和抗议频频见诸媒体。这场风波,源于一纸学位证。

  “录取分数线相差100多分,毕业却拿一模一样的学位证!”令华科大“嫡系”学生所不能接受的是,华科大向两个独立学院——武昌分校和文华学院的部分学生,发放了华科大的学位证。

  独立学院,再度遭遇身份尴尬。也正因此,今年3月,12所独立学院选择了“单飞”,真正“独立”为民办高校。

  母体校的光环,曾带给他们什么?如今走上独立之路,是否又要承受分离的阵痛?记者近日采访了湖北、黑龙江等地的独立学院,听听他们的“独立宣言”。

  “独立潮”首次出现

  没有母体校的光环,照样玩得转

  今年3月,对于独立学院而言,别具意味:12所独立学院齐齐变身民办高校,相较于前几年的零星“独立”,这是独立学院第一次出现集体“独立潮”。

  哈尔滨剑桥学院(原黑龙江大学剑桥学院),就是其中之一。在学院负责人的眼里,学院身份的转变是一个瓜熟蒂落的自然过程。

  剑桥学院原来挂靠在黑龙江大学名下,招生上得到了母体校的支持。但目前学院各方面条件均已具备,没有必要继续挂靠。该负责人表示,双方在合作时,剑桥学院的人、财、物都是独立的,与黑龙江大学没有实质性的合作关系,所以独立过程中也不涉及人财物的矛盾。独立后,教师的待遇不变,生源状况也没有受到影响。

  南方某独立学院负责人对这种合作关系解释得更明确,“在合办学院的时候,母体校只收管理费,不管人财物。我们和母体学校的关系多少有点像借用品牌资源的意思”。

  2008年,教育部公布了第二十六号令《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规定独立学院当年录取的本科生全部自颁文凭、自授学位,这对于部分“靠牌子赚票子”的独立学院而言,无疑是一次挑战。不少独立学院的负责人回忆起这项政策,坦言都曾担忧过招生状况。不过,结果却很乐观:没有“红帽子”,依靠自身实力,完全可以玩得转。

  武昌理工学院应届毕业生朱涛立场鲜明地赞同母校独立:“长远看独立是壮大的需要,也是学校实力提升的标志。”在今年的求职季,他成功应聘广东一份年薪4.5万元的工作,并且成为公司新晋员工中唯一一个独立学院的毕业生。

  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别敦荣认为,在独立学院发展初期,公办大学的支撑功不可没,但是独立学院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后,“单飞”是必然选择。一位独立学院负责人更是直言:当母体高校的积极作用发挥殆尽时,就会成为一种束缚,不利于独立学院的继续壮大。

  母体校的优势不再,“闹分家”成为更强烈的现实诉求。多家独立学院几年前就开始酝酿“独立”,甚至挖空心思琢磨具有含金量的新校名。今年上半年,湖北这个独立学院保有量全国第一的教育大省,成为“独立运动”的急先锋——单武汉一地,就有包括武昌理工学院在内的四所独立学院转成民办高校。

  独立意味着解放

  民办高校更灵活,办学自主权更大

  同样是《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为独立学院设定了5年的改革过渡期。期满后,独立学院有三条“出路”:继续作为独立学院存在、转民办高校、撤销或合并。

  独立,对于部分独立学院而言,意味着一次解放。民办高校管理机制相对灵活,这是最大的“体制优势”。但依附于母体高校的独立学院,在灵活度上难免会打折扣。

  过去,有公办大学之名,少公办大学之实;与民办大学诸多类似,却缺少灵活的办学机制,被认为是独立学院长期面临的尴尬。2004年,还是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的武昌理工学院,瞅准社会需求想要开设软件工程专业,但是因为母体高校还未开办此专业,他们的申报最终流产。现在的武昌理工学院可直接面对上级教育行政部门申报专业。

  独立,更意味着一笔经济账。哈尔滨华德学院(原哈尔滨工业大学华德技术应用学院)宣传部的郭林燕坦言,独立前后最大的区别就是不用再缴纳“冠名费”了,“这部分费用相当于学生学费的20%”。在郭林燕看来,节省下来的这笔费用可以用于很多事情,至少可以提高教师的待遇。

  “以前,学校评个中级职称都要交给母体校,现在学校可以自评了,对老师肯定有好处。”学院自主权的提升,令南方某独立学院的教师也对本校的“独立”颇感认同。

  对于未来,武昌理工学院负责人很乐观:“如果我们有了更多的办学自主权,同时具备相应的发展环境,用不了太长时间,办学水平可以再上一层楼。”

  独立后也有风险

  师资结构不均、缺乏办学特色

  但在黑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尹晓岚看来,独立,并不只意味着机遇。

  “独立学院的师资普遍存在‘两头大、中间小’的问题。”尹晓岚口中的“两大一小”,指的是大学毕业生多、退休教师多,而稳定的中青年骨干教师却非常紧缺,这样的师资结构并不利于独立学院的可持续发展。在郭林燕的眼中,教师队伍不享受国家待遇和编制,削弱了独立学院的吸引力。

  武昌理工学院信息工程学院院长王化文这样理解独立学院的师资之困——“民办高校如果单纯花重金引进一名光杆司令式的名师,作用有限,名师要立足于自己培养。”

  独立学院的另一个隐患,是缺乏办学特色。尹晓岚表示,由于深受母体校影响,独立学院在学科发展和专业设置方面存在重复建设现象。

  我国高等教育学龄人口总量的持续下降也被尹晓岚视作一颗“定时炸弹”,独立学院发展历史较短,特别是转成独立建制的民办普通高校后,在改善办学条件、凝练办学特色、树立品牌形象、进而实现可持续发展等方面都将遇到较大挑战。

  独立学院变身民办高校,是一个牵涉甚广的工程。尹晓岚表示,自2009年以来, 黑龙江协调了财政、土地、税务、建设等部门,通过超常规加速运作和支持,完成资产过户,捋顺内部管理体制,才得以使哈尔滨3所独立学院顺利独立。

  正当独立学院为各自的去留问题而迷惘、争辩时,在校学生却很淡定。

  “没啥感觉。”这是华德学院大二学生陈海全对学院独立的第一反应,学好自己的专业是他最看重的事情。

  “换个牌子还是那个学校。”对于刚刚从武汉常青中学毕业的李子安来说,独立学院是否“独立”无关紧要。在考察过7所民办学院后,他将武昌理工学院填为第一志愿。现在,他更关心自己被录取的机会有多大。

  【名词解释】

  独立学院,也被称为“二级独立学院”,是民办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实施本科以上学历教育的普通高等学校与国家机构以外的社会组织或者个人合作,教育部负责审批,利用非国家财政性经费举办。独立学院有独立的校园和基本办学设施,实施相对独立的教学组织和管理,具有独立法人资格。

  我国独立学院产生于1999年,以浙江大学与杭州市联合创办浙江大学城市学院为标志。独立学院的概念被正式确立,始于2003年的教育部8号文件,文件颁布后,独立学院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向自主办学机构过渡。目前,全国已经有300多所独立学院。

来源: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1-07/13/nw.D110000renmrb_20110713_1-12.htm?di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