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迎评工作 >> 相关资料 >> 文章内容
[日期:2011-07-1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发布人:本报记者 杨 彦 朱 虹   阅读:1652次[字体: ]

改革期限逼近,仍有300余所独立学院选择不“变身”

多数独立学院为何“按兵不动”(独立学院向左走向右走②)

本报记者 杨 彦 朱 虹

《人民日报》(2011年07月14日   12 版)
 
 
 
    【阅读提示】

  今年上半年,10多所独立学院脱离母体校,变身民办高校。不过,在这些“真独立”的独立学院背后,还有300余所独立学院仍然“按兵不动”。

  教育部2008年颁布的26号令《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为独立学院设定了5年的改革过渡期。期满后,独立学院有三条“出路”:继续作为独立学院存在、转民办高校、撤销或合并。

  改革截止日逐渐逼近,300多所独立学院,该何去何从?独立还是不独立,已经是道必答题。

  

  独立不是唯一选择

  “不转,可以充分利用‘母体’的品牌”

  “我预测,陕西省的12所独立学院短期内都不会转制为民办高校,包括我们学院在内。”西安交通大学城市学院院长陈光德作了这样的判断。

  在陈光德看来,这是由陕西的民办高等教育格局决定的。目前,陕西有8所可以招收本科生的民办院校,这些学校经过十几、二十几年的积累,在硬件和软件方面都有一定实力。“相比之下,陕西的独立学院起步较晚,转制后优势并不明显。”陈光德直言,生源竞争很激烈,贸然“独立”的话,弄不好要“关门”。

  今年上半年转制的10多所独立学院,从地域上看,多处东北地区和湖北省。与陕西不同,东北地区和湖北省的民办本科院校“不多也不强”,独立学院转制后面临的压力不像在陕西那么大。

  对于部分独立学院的“独立”之举,南开大学滨海学院院长杨清海在钦佩之余,也坦陈:“南开大学对于我们不可或缺。”

  在杨清海看来,滨海学院和母体校南开大学的关系非常融洽。从学院创办之初,南开大学从未向滨海学院收取费用,并且学院的师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母体校,甚至于“学院所开设的课程,80%以上由教授和副教授承担,这在公立大学和其他独立学院都是罕见的。”

  在校园文化的建设上,南开大学更是滨海学院的源头活水,“新生一入学,就开展南开传统教育,邀请专家讲解校史,使南开文化深入新生之中。”杨清海认为,这些更有利于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增加他们的身份认同感。甚至,滨海学院的一草一木都展现了与母体校的一脉相承——“百辰路”庆贺南开学校百年诞辰;“伯苓广场”纪念张伯苓校长;“南星湖”昭示滨海学院是南开系列学校的一颗新星……

  一个小细节更加凸显了两者的密切关系:南开大学滨海学院的各种标识上,前四个字和南开大学使用的标识完全相同。

  因此,“滨海学院下一步的发展不是脱离母体,而是如何更好地依托南开大学的优势。”杨清海表示。

  “转制固然有转的好处,不转制也有好处,比如可以充分利用‘母体’的品牌和师资等,保证在条件不足时有较高的教学质量,管理会更规范,社会认可度也可能更高一些。” 陈光德表示,独立或者不独立,还是要立足于独立学院的自身情况。

  依旧遭遇不少困境

  “不能像公办校一样得到财政支持”

  独立,不仅不是唯一的选择,甚至对于部分独立学院而言,都无法成为一个选项。“转制是有一定条件的,必须通过相关的考评才行。”陈光德说。

  即使留在“体制”内,独立学院仍然面对着不少困境。

  师资缺乏,是首当其冲的难关。“这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杨清海深切感到,独立学院普遍遭遇自有教师严重缺乏与高层次人才引进难的困境。一方面,随着办学规模的不断扩大,自有教师缺口不断扩大;另一方面,学院对高层次人才吸引力低,使一些专业教师严重缺编。

  经费紧张,也是独立学院绕不开的坎儿。“我们本质上是民办校,只能依靠社会资金,不能像公办校一样得到财政的支持。”滨海学院的经费就主要来自于学生的学费,对此,杨清海有些无奈。

  “靠牌子赚票子”,曾经被视作独立学院的生命线。但是,就在这条生命线上,不少独立学院乱收费、肆意挪用经费的丑闻频频被曝光。“如果出发点是为了挣钱,那么这个学院肯定办不好。”陈光德的判断很清醒。

  一些公办高校还出现了“打肿脸充胖子”的现象,盲目上马独立学院。刚开始,国家对公办高校办独立学院的条件要求低,有的公办高校本身师资就欠缺,“自身连本科都办不好,再办独立学院不就是瞎胡闹吗?”陈光德坦言。

  就在独立学院步履蹒跚时,高等教育的大气候却渐渐变得严峻。“十二五”期间,学龄人口减少、校际竞争越发激烈等问题都将检验独立学院的成色。

  “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在这股大潮中,杨清海坦言,要做的工作非常多。

  出路还得靠自己

  “要与母体校错位发展,二次创业”

  陈璐刚刚从西安交大城市学院毕业。对她而言,当初报考城市学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西安交大的名气。

  谈及4年的学习,她觉得“很值”,因为学校的师资大部分来自于西安交大,学院的校园文化也与母体校有相通之处。据了解,城市学院成立之初,西安交大的牌子和师资发挥了决定性的积极作用。即便目前,城市学院专职专任的教师,西安交大的老师占了近60%,管理层中也有相当一部分选聘于西安交大。

  “‘西安交大’这块牌子无疑是重要的。”陈光德坦言。但是,经验告诉他,增强自身实力、发展特色是独立学院更为关键的要素。

  建院伊始,出于应急,城市学院照搬了西安交大的本科生培养方案。但是,由于生源层次的差异,城市学院的学生很不适应,授课的老师们也不适应,“曾经在一门课程的期中考试上,没有一个学生通过。”陈光德认为,不能完全把母体校当作复制的模本。

  城市学院很快进行了调整。在学生的培养目标上,城市学院与西安交大错位发展——交大主要培养“研究型”人才,城市学院主要培养“应用型”人才。“重新制订适合学院学生培养的教学计划,起用新教材,构建适合本学院学生特点的理论、实践和素质教育体系。”陈光德介绍说,这是城市学院这几年来花费精力最多的事情。

  杨清海也意识到,要与母体校错位发展,即他口中的“二次创业”,转向以应用型人才培养为根本任务的高校。“独立学院不是高职,也不能办成研究生预备校,要探索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在他的眼中,加大应用性学科的建设、强化实践教学是独立学院的当务之急。同时,在学科内容的融合以及课程设置的横向扩张方面,独立学院都有很长的路要走。

  “出路,还得靠独立学院自己。”陈光德说得很坚决。